《水浒传》中的女性人物




  徐 江
  主讲人简介:
  徐江,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毕业,文学博士,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副教授。主要从事对外汉语及中国文学研究,出版有学术专著,并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。
  《水浒传》里边,首先我们想谈的当然是108将了,大家都知道108将里边有三位女性形象。那么说到形象,在明末清初的时候,有位大学问家金人瑞金圣叹先生,他评《水浒传》,他称《水浒传》是“第五才子书”,他在《读第五才子书·法》这篇文章里边说到,《水浒传》写得好,好在什么地方呢?一百八人,古人他不加“零”字,一百八人就是108人,写出了一百八性格,要是别的书,那只是一个性格。就是只写两个人,也是一个性格。那么这句话是一向被引用为《水浒传》塑造人物形象非常成功的一个评语,但事实上恐怕是言过其辞。
  但是我们可以说,《水浒传》它是描写江湖好汉绿林英雄的这样一部小说。就是啸聚山林,打家劫舍,杀富济贫,替天行道。那么势力强大以后,对抗朝廷,最终招安,为朝廷出力,将博得一个封妻荫子,取得正果,是这样一部小说。实际上描写了一个江湖世界,一个强人世界。自然在这里女性不大可能成为这部小说的主要描绘对象。也就是说,我们今天所能看到《水浒传》里边女性形象是非常单薄的。但是人世间既然有男有女,你写一个小说,那就不可能不描写到女人。《水浒传》108个好汉里边也有三位女将,我们现在大致作一个分析,《水浒传》中的女性形象有以下这么几类。
  第一类自然是上附天罡地煞之数的梁山的三位女英雄;第二类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,大概是四个淫妇。二潘,一个潘金莲,还有一个潘巧云。还有一个实际上故事在前的就是宋江的阎婆惜。还有最后一个卢俊义的贾氏夫人。当然在《水浒传》描写中,她们各自的分量,也就是作为一个艺术形象是不同的。那么第三类《水浒传》里面描写了一个贞节娘子,贞节的女性形象。这位我想大家都知道,林娘子。林娘子笔墨不多,但是给大家印象很深。
  我们做一个大致介绍之后,我们先来看一看梁山上三位女英雄的形象。我想大家对梁山上三位女英雄印象最深的应该是扈三娘。因为扈三娘漂亮,美貌,英武,武艺好生了得。但是我要说呢,虽然在《水浒传》中,梁山三位女英雄里边的描写,给扈三娘的笔墨最多,出场次数也最多,表现也最英雄,功劳也最大,却是一个非常不成功的文学形象。我们从艺术上来讲,扈三娘是一个非常不成功的人物,为什么要这样说?且听我来做一些分解。
  扈三娘其实作者是给她了充分的重视。四十八回里边出场,回目上就写“一丈青单捉王矮虎,宋公明两打祝家庄。”这是把她作为一个重要人物来看,回目里就标出来了。那么现在我们来统计一下,整个水浒英雄他们的功劳。我说扈三娘功劳显著。因为在梁山英雄里边,阵前交战,当场活捉敌将,数字最大的就是扈三娘。扈三娘连她捉了一个未来的丈夫算上去,三将。三将都是108将之数。林冲如此英雄了得,也就捉了一将,扈三娘。但是这样的赫赫战功,扈三娘的待遇不高,不公平。为什么呢?排座次的时候她居地煞第23位,整体排名59位,她那个不中用的丈夫,因为是男人,是她丈夫,在她前边,第58位。她阵前活捉的两位将军,郝思文,活捉的,第41位,在她前面16位。倒是早上山的彭玘,第43位,也高她14位,所以她的待遇不公平。为什么这样写?这也很难说,当然扈三娘进不去三十六天罡,这是有一个原因。三十六天罡这里边,基本上有历史的影子。《大宋宣和遗事》里边就把这36个人的名字大致写出来了,后来梁山的前36位好汉,只有个别人的名字有调整,其他人本来就有,就没法改。那么扈三娘能不能在地煞里边往前走一走呢?是作者排名的时候没有太多的考究吗?看起来也不是。古代学者也好,现代学者也好,都做了很多研究,认为排名是大有深意。那么我们只能说是梁山对扈三娘的不公平,换句话说是作者对扈三娘的不公平。
  我们先看到了扈三娘的赫赫战功。但是作为一个文学形象,我们能看到什么呢?我们知道她梁山三位女英雄里边最美丽,武艺最高强。但是她作为一个文学人物的形象,刚才讲到金圣叹讲《水浒传》好在什么地方,就写一百八人有一百八种性格,当然我说他是言过其辞。扈三娘就没有性格,哑美人。上梁山之前跟上梁山之后只说过一句话,还没出声。只说过一句话没出声是什么呢?就是她跟王英对阵的时候,王英一看她漂亮,在马上就有点下作,有点魂不守舍。所以扈三娘在这里抓他非常容易,他已经没有斗志了。她就说“这厮无理”,四个字没出声。从此以后扈三娘一句话没说。扈三娘很不幸,她们家已经加盟梁山,背叛了三庄联盟,结果祝家庄被破的时候,只跑了个扈成,因为扈成还有点武艺。父母亲族全家杀光,扈三娘一点表现都没有。她在梁山山寨上没有表现,以宋江义妹的身份,可以说是下嫁王英。因为从人品上,从形象上,从武艺上,王英跟她都不匹配的,这也是作者故作狡猾之处。女人一丈青,高个儿,漂亮。男人王矮虎,王矮虎全名叫矮脚虎。他个儿低,主要是脚短,最丑。宋元人说的脚就是腿呀,如今现在中国南方人说脚字的意思还是腿,这个人长脚,那个短脚。
  扈三娘的结局,我在这里做一个交代。大家都知道,尤其电视连续剧播了以后,人最终死于江南。在征方腊这一战里边,梁山好汉一共折了59位,战死59位。但是别人的战死都是正常的交战,当阵阵亡,中伏兵遇难,重伤不治而死,或者是被俘而杀。只有扈三娘夫妻死得莫名其妙,为什么呢?她遇到了一个做妖法的,郑魔君。王英是跟郑魔君做战,郑魔君使出妖法,王英一看云中有一个金甲神人,王英大惊失色,一不小心就被对方一刀砍于马下。扈三娘一看要给丈夫报仇,拍马冲上前去,被郑魔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镀金铜砖,砸在面门上,倒下马死去。我们现在可以说死得不值。为什么作者对59位好汉里边,57位都是正常的战争死亡,而就他夫妻两个人是这样一种结局呢?莫名其妙。所以我们刚才讲,不管《水浒传》写扈三娘英雄了得,用了如何重笔浓彩,作为人物形象,作为艺术形象单薄的,没有性格可言,只是一个概念,一个符号。这个符号是什么?能征惯战,美貌佳人。所以呀,连她的死都写得如此潦草,那么从这里我们是不是可以看出,作者对女性的一种态度。
  另外一位呢,孙二娘,孙二娘是黑店老板娘,孟州道十字坡开人肉包子铺的,绰号母夜叉。她的形象是什么样呢?在武松眼中,“系一条鲜红生绢裙,擦一脸胭脂铅粉,敞开胸脯,露出桃红纱主腰,上面一色金钮”。这是她的衣着。她的身体呢,“眉横杀气,眼露凶光”。母夜叉是这么一个形象,而且母夜叉跟她丈夫之间的关系是倒过来的。丈夫武艺没她高强,而且这个店不是姓张,而姓孙,为什么呢?孙二娘的黑店是祖传的,她父亲叫山夜叉孙元,是江湖上的前辈绿林中是有名的。所以我们就看到在菜园子张青跟孙二娘这样的关系里边,是以孙为主,以张为副。从见识上来讲,也是孙高于张,但是这个形象她的作为,我们大概很难接受。武松两次看到,第一次是武松假装中了蒙汗药,抬到一个作坊里边去。小说里描写墙上挂了几张人皮,梁上吊了几条人腿,这是武松的眼中。后来武松在鸳鸯楼大报仇,连杀张都监家一十五口人,从孟州逃出,结果又落入了孙二娘十字坡黑店里边。专门采买的四个伙计,一看这厮胖大,可以做好几个天的肉馅。因为武松太累了,当时是昏睡在树林中。结果武松差点死掉,武松醒过来一看还是这个地方,几张人皮几条人腿。都做的什么事情,这样也算好汉吗?是农民起义吗?任何一个朝代不管是古代,还是现代,恐怕都是要法律追究的。
  当武松最终在大闹孟州道之后,孙二娘张青劝武松到附近一个二龙山去落草,要投奔鲁智深、杨志。这里边就看出了孙二娘的见识。孙二娘讲出来,她当年曾经用蒙汗药麻翻了一个和尚,这个和尚身材高大,也是一个英雄了得的人物。而且他们还交代,他们怎么认识鲁智深的呢?也是用蒙汗药麻翻鲁智深,看鲁智深一身好肉,可以做好几天肉馅。幸亏张青过来,孙二娘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王。张青回来一看把他救醒,这才认识了鲁智深。可是在江湖黑道上的孙二娘比张青高明,张青劝武松,你脸上有金印,逃命有问题,贴两个膏药就行了,遮住金印。孙二娘当时就说,这可不行,现在做公的都不是等闲之辈,脸上贴两个膏药,那不明摆着遮住金文嘛。她就想起来把头陀的衣服,头陀散披发遮住金印,把头陀留下来的戒刀,108颗人顶珠。挂的珠子是人顶骨,还有度牒,度牒就相当于身份证了。证明这个和尚是真的,某寺院的,身份证。从此以后武松就用了这一套新的身份,那么武松也从打虎武松、都头武松变成行者武松了。这是孙二娘我们看到的,就是一个是娴熟于江湖黑道的女人。
  潘金莲大家都很熟悉,但是对潘金莲形象的熟悉,恐怕还不光是《水浒传》给人带来的印象,还有《金瓶梅》的作用在里面。但是即使是这样,在《水浒传》中的潘金莲,已经描写得比较充分了。大致情况是这样,潘金莲应该说是个有追求的女人,出场交代她是财主张大户家的一个使女,颇有几分颜色,也就是姿色。张大户垂涎,她可能没看上这老头子,不从。张大户恼羞成怒,干脆把她嫁给了叫三寸丁谷树皮的丑汉武大郎。又丑又穷,三寸丁谷树皮就是小个子,侏儒。现在我们的京剧舞台上经常看到这样的人物。结果当时就流传,那些浮浪子弟们就讲,好一块羊肉倒落在了狗嘴里。这大概就是现在的所谓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”的宋元版,宋元口语版。结果呢,武松景阳冈打虎,在阳谷县境内,打虎英雄做了阳谷的都头。都头的职位相当于现在的公安局长,位置不到,相当于警长大一点。还不完全一样,古代这个东西不像我们现代分工很细。在阳谷县兄弟相见,在此之前虽然她所嫁非人,从潘金莲的角度上讲,但倒也没有生出什么事来。一直到武松进了家门,她看到这么一个兄弟,好生英雄,那完全不一样了。武松高大雄壮,打虎英雄。潘金莲生了这个心,想到自己。在里边我们也都看到,电视剧里边表现的还是基本上忠实原著的,问寒嘘暖,操持饮食,还让武松不要住在公家房子里,搬到家里来。嫡亲三口合家居住,奴家亲自来服侍叔叔。在武松面前她说话很客气。当然后来挑逗武松,遭到武松的拒绝。那么武松虽然拒绝了她,留了一条心,但是还没有多想。因为此时的潘金莲,虽然有挑逗武松的这样一个不轨行为,事实上没有落实她的劣迹。只是当武松因公事出差东京,离开了之后,中间被王婆这样一个以此谋利的社会闲人。当时开茶馆的,王婆贪贿说风情,从中牵线,引出来西门庆跟潘金莲这一段苟合之事,这是淫荡。但还没有到要杀武大郎的这个份上,这里边又引出一个事情来。就是有一个小伙子叫郓哥,姓乔,乔郓哥,是卖果品的。平时是西门庆经常去买他的东西,等于是照顾他生意。这段时间西门庆姘上潘金莲,不大出来了。郓哥他没生计,到处找,他知道他在王婆那儿。结果王婆不让他进,两人吵起来。郓哥找到了武大郎把这事都说出来,然后这两个人,一个小孩子十五六岁,一个小矮子,两个人去捉奸,最后是被西门庆一脚踢伤。然后武大郎就养病了,在养病期间,王婆又出了最坏的主意。一不做,二不休,毒杀武大郎。王婆的主意,实际操作者潘金莲。所以潘金莲应该说毒杀亲夫是有可杀之罪的。那么我们也可以看到,潘金莲这样一个形象她是一个逐步堕落的过程。最初她还是有追求的,还是有一些独立的想法。张大户垂涎她,她本来可以弄一个小妾的名分,她不干,被财主报复嫁了这样一个丑人。心中不满意,又经了外人的挑唆,一步一步走向深渊。中间还描写她有一个追求,看到了武松,遭到了武松的拒绝。在潘金莲那里,应该说是她欲望膨胀大于道德。在她那里是没有道德观念的,当然一个使女出身,大概也不识几个字,没有什么见识,可能是自然属性高于她的社会属性,本能压倒了理智,所以走向了毁灭。那么小说中描写武松杀嫂是非常残酷的,劈开胸脯,拽出心肝,比较残酷。但是我们要说,当时武松把杀嫂为兄报仇这样一个事情讲出去,江湖好汉都称赞,称赞不已。我们现在看,表现当时绿林江湖人的残暴,那是另外一方面来讲了。因为毒杀亲夫这个罪名在古代应该受凌迟之刑,凌迟之刑要比挖心肝更痛苦万分。
  那么为什么在《水浒传》中,如此塑造安排这些女性形象?我想主要有这么几个问题,一个《水浒传》它的流传。从史料笔记到瓦舍说话,再到搬演杂剧,最后成书,是一个世代累积型。这个小说描写的是江湖绿林的故事。那么江湖绿林中的准则,他们的观念,跟一般社会上的普通平民是不同的,这是强人的一种观念。刚才讲女性形象已经提到几个问题,杀人越货,开黑店,宋江到江州一路上遇到了多少,催命判官李立、船火儿张横,船开到江心就问他,你想吃板刀面还是吃馄饨?板刀面就是一刀砍掉,馄饨就是把他捆起来朝江里一丢。要不是宋江早已经是山东及时雨大名播于江湖,有几个宋江都死去了。宋江所结交的这些人都是这样一些人物,实际上都是江湖黑道。那么为什么江湖黑道他们会如此轻蔑女人呢?因为江湖中自有江湖中的准则,他们是亡命之徒,啸聚山林,打家劫舍。他们认为女人有这么几个问题,一个他不要妻小,认为妻小是个累赘。生理需要可临时去抢占。所以在《水浒传》中描写很多,小霸王周通抢压寨夫人,王矮虎也做这样的事情。所谓压寨夫人可不是夫人的意思啊,实际上就是性工具。如果等到官兵来剿,那么这压寨夫人一个都难逃做刀下鬼,要么被自己的男人杀掉,要么被俘以后,作为匪人家眷也都会死于一些官法,就是这样一个结局。
  那么还有由来已久的“女人祸水观”,这个“女人祸水观”,不仅仅在士大夫中存在,在绿林好汉中也存在。女人可能会引起他们的争风吃醋,这里边我们可以讲,在历史上,就是在《水浒传》之后,历史可以证实。比如说李自成,张献忠,他们都做过这样类似的事情。崇祯十二年,李自成在潼关园大败,逃到商洛山中,当时觉得穷途末路,几次要自杀。养子李双喜劝阻了,他的大将刘宗敏为了辅佐李自成东山再起,回去就把自己两个妻子杀掉。然后其他的一些壮士,也就是李自成的死党们,一看大将军刘宗敏如此做事,也回去把自己的妻子杀掉。这些妻子实际上都是压寨夫人一类的,都是掳掠来的女人。杀掉以后表示呢,死心塌地跟朝廷再战。李自成这样才轻骑突围,终于东山再起。所以说呢,这样一种观念,以视女人为累赘,视女人为物品,他们把女人处死,就好像烧掉山寨一样。那些女人是没有人格地位的,这里边我们可以看到《水浒传》的作者,他也是这样一种心态,轻视妇女,视妇女于草芥,如虫蚁。这些江湖好汉为什么不近女色?除了上述种种的实际方面功利性考虑之外,还有一些观念问题。
  比如说晁盖,他是个财主,东溪村保证,财主,有钱,仗义疏财,结交天下好汉。从书中所表现来说,大家都知道,宋江三十四五岁年纪。可是他跟晁盖两人见面的时候,说晁兄长我十岁,可以说晁盖四十余岁。这样一个地方财主,小说中专门写到,不娶妻子,只爱使枪弄棒,整日打熬筋骨。也就是说,当时的这些绿林中人,练武艺认为跟女色是矛盾的。这是中国古代一个养生学里边的理论,我们现在说是个误区。古人认为要保先天元气。所以有这样一种看法,对女性的轻视也是意中之事。
  (来源:cctv-10《百家讲坛》栏目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