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胜五八




  善于用兵打仗者,要尽可能创造条件,争取主动。在条件不成熟时,就要设法避开敌人的锋芒,而后等待机会,寻求机会,最终战胜敌人。

  【经文】

  孙子曰:“善用兵者,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”何以明之?

  梁州贼王国围陈仓,乃拜皇甫嵩、董卓,各率二万人拒之。卓欲速进赴陈仓,嵩不听。卓曰:“智者不缓时,勇者不留决。速战则城全,不救则城灭。全灭之势,在于此也。”嵩曰:“不然。百战百胜,不如不战而屈人之兵。是以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不可胜在此,可胜在彼[范蠡曰:“时不至,不可强生;事不容,不可强成。”此之谓也。]彼守不足,我攻有余。

  有余者,动于九天之上;不足者,陷于九地之下。今陈仓虽小,城守固备,非九地之陷也;王国虽强,而攻我之所不救,非九天之势也。夫势非九天,攻者受害;陷非九地,守者不拔。国今已蹈受害之地,而陈仓保不拔之城。

  我可不烦兵动众,而取全胜之功,将何救焉?“遂不听。王国围陈仓,自冬迄春八十余日,城坚守固,竟不能拔。贼众疲弊,果自解去。

  嵩进兵击之,卓曰:“不可。兵法:穷寇勿迫,归众勿追。今我追国,是迫归众、追穷寇也。困兽犹斗,蜂虿有毒,况大众乎?”嵩曰:“不然,前吾不击,避其锐也。[实而备之,强而避之,锐卒勿攻,兵之机也]。今而击之,待其衰也。所击疲师,非归众也;国众且走,莫有斗志。以整击乱,非穷寇也。”遂独进兵击之,使卓为后拒。连战,大破。国走而死。卓大惭恨[孙子曰:“怒而挠之”,言待其衰也。又曰:“卑而骄之”,言敌怒而进兵,则当外示屈弱,以高其志,待其归,随而击筑。又曰:“引而劳之”,言因其进退以观其变,然后攻其不备,出其不意。此兵家之胜,不可传也。]

  青州黄巾众百余万人,东平刘岱欲击之。鲍永谏曰:“今贼众百万,百姓皆震恐,士卒无斗志,不可敌也。观贼众,群辈相随,军无辎重,唯以抄掠为资。今若畜士众之力,先为固守,彼欲战不得,攻则不能,其势必离散。

  然后选精锐,既据其害击之,可破也。”岱不从,果为贼所败。

  晋代王开攻燕邺城,慕容德拒战代师,败绩,德又欲攻之,别驾韩潭进曰:“昔汉高祖云:吾宁斗智,不能斗力。是以古人先胜庙堂,然后攻战。

  今代不可击者四,燕不宜动者三:代悬军远入,利在野战,一不可击也;深适近畿,顿兵死地,二不可击也;前锋既败,后阵方固,三不可击也;彼众我寡,四不可击也。官军自战其地,一不宜动;动而不胜,众心难固,二不宜动;城郭未修,敌来无备,三不宜动。比皆兵机也。深沟高垒,以逸待劳。

  彼千里馈粮,野无所掠,久则三军靡费,攻则众旅多弊,师老衅生,详而图之,可以捷也。”德曰:“韩别驾之言,良、平之策也。”[孙子曰:“以远待近,以逸待劳,以饱待饥,此治力者。”此先胜而后战者也。

  【译文】

  孙子说:“善于用兵打仗的人,首先要创造条件,使自己不致被敌人战胜,然后等待和寻求敌人可能被我军战胜的时机。”为什么这样说呢?

  梁州贼寇王国围困陈仓,皇上于是拜皇甫嵩、董卓为将,各率领二万人去讨伐。董卓想迅速领军奔赴陈仓,皇甫嵩不听从。董卓说:“智者不会放弃时机,勇者不会迟留不决。速战就能保全陈仓,不去援救,陈仓就会被攻占。陈仓被保全或被攻占,都在此一举了。”皇甫嵩说:“不是这样的。百战百胜,也不如不战就使敌人屈服。所以首先要创造条件,使自己不致被敌人战胜,然后等待和寻求机会,战胜敌人。使自己不被敌人战胜,主动权在于自己;可能战胜敌人,在于敌人有可乘之机[范蠡说:“节令不到,不可以勉强植物生长;事情不探究清楚,不能勉强成功。”说的正是这个道理。]

  采取守势,是因为取胜条件不足;我们进攻,是因为取胜条件有余。取胜条件有余的,象动作于高不可测的天上一样,使敌人元从防备;取胜条件不足的,就象陷在深深的地下一样,难有大的进展。现在,陈仓虽然小,防守牢固,并没有到了‘九地之陷’的因境;王国虽然强盛,进攻我军不准备去援救的地方,也没有具备‘九天之势’。如果没有具备‘九天之势’,那么进攻者就要受害;如果还不到‘九地之陷’的困境,那么陈仓就不会被攻破。

  这样,我军不用兴师动众,就可以大获全胜,又有什么必要迅速进攻呢?”

  皇甫嵩因此不听董卓的建议。王国围困陈仓,从冬到春有八十余天,但陈仓防守牢固,不能攻破。久战不胜,王国的军队疲惫不堪,最终还是撤退了。

  这时候,皇甫嵩要进兵攻击王国。董卓说:“不行,兵法上说:‘穷寇勿迫,归众勿追。’现在我们追击王国,是逼迫归众,追击穷寇。困境中的野兽还要搏斗,马蜂蝎子是有毒的,更何况是众多的人呢?”皇甫嵩说:“不对,以前我不攻击王国,是回避他的锐气。对方有实力要多防备,强盛要避开,精锐的士卒不要轻易进攻,这都是用兵打伐的要旨。现在进攻他,是因他已衰颓。我们现在进攻的是疲乏之师,而不是‘归众’;王国的人虽多但都想逃走,我们以严整之师攻击混乱,并非追击穷寇。”皇甫嵩于是单独领兵攻击王国,让董卓在后。皇甫嵩连战告捷,大败敌军,王国在逃跑中被杀。

  董卓因此惭愧,心中忌恨皇甫嵩。[孙子说:“对于易怒的敌人,要用挑逗的方法激怒他。”是说要等待其颓败之时。又说:“对于卑视我方的敌人,要让他更加骄傲。”是说被激怒的敌人要进兵,那么就要外表上显出屈从软弱的样子,麻痹敌人,等敌人放松了警惕,就要及时进攻他。又说:“要引诱敌人,使其劳顿。”是说要通过敌军进退来观察敌人的应变。要在敌人意想不到的情况下采取行动。这都是军事家取胜的奥妙所在,是不可以事先加以具体规定的。]

  青州的黄巾起义军有一百多万人,东平的刘岱打算发起进攻。鲍永劝谏说:“现在黄中有百万之众,百姓都惊恐害怕,士兵也没有斗志,这样是不可能取胜的。我看黄巾军众多,一群群相随着,军中又无物质装备,唯以四处抢掠为物质来源。现在我们如果积畜士卒的力量,先稳固防守,黄巾不能交战、不能进攻,其凶猛之势就会逐渐被瓦解。然后我们选取精锐部队,占据险要地势攻击它,就可以战胜敌人。”刘岱不听从鲍永的建议,强行进攻,结果被黄巾打败。

  晋代王开攻燕的邺城,慕容德抵御代王的军队,结果大败。慕容德还要进攻,别驾韩潭劝说:“当年汉高祖说:我宁可去较量智慧,不愿去和对手较量力气。因此古人先在庙堂上出谋划策,然后才采取军事行动。现在代王不可以击的原因有四个,燕不宜采取行动的原因有三个:代王孤军深入,有利于旷野作战,这是一不可攻;敌军进入到首都附近,把士兵布置在了‘疾战则存,不疾战则亡’的‘死地’,这是二不可攻;前锋虽然失败,后面阵地仍然牢固,这是三不可攻;敌人众多,我军兵力少,这是四不可攻。我军在自己的地域作战,这是不能行动的原因之一;行动了却不能取胜,军心难以稳定,这是不能行动的原因之二;城郭未能修整,敌人来进攻不能防备,这是不能行动的原因之三。这些都是用兵的机要。不如深挖沟,高垒墙,充分得到休整后再迎击敌人。敌人从千里外运输粮食,田野里又难有所获,时间长了敌军耗费巨大,进攻多有不便。我们现在要尊老护幼,小心谨慎地图谋攻破敌人,才能获胜。”慕容德说:“韩潭的建议,有如当年张良、陈平的计策。”[孙子说:“以自己的靠近战场来对待敌人长途跋涉,以自己的从容休整来对待敌人的奔走疲劳,以自己的粮足食饱来对待敌人的粮尽人饥。

  这就是治理军力的方法。”这是首先创造稳操胜算的条件,然后再作战的方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