伐交五五




  正面进攻往往会把自己暴露在敌手下,而且费人、费力。于是有些时候,采用迂回、侧攻的方式反而能取得料想不到的胜利。

  【经文】

  孙子曰:“善用兵者,使交不得合。”何以明之?

  昔楚莫敖将盟贰、轸[贰、珍二国名也],郧人军于蒲骚,将以随、绞、州、蓼伐楚师,莫敖患之。斗廉曰:“郧人军于其郊,必不诫,且日虞四邑之至[虞,度也,四邑,随、绞、州、蓼也]。君次于郊郢,以御四邑。我以锐师宵加于郧,郧有虞心而恃其城,莫有斗志。若败郧师,四邑必离。”莫敖从之,遂败郧师于蒲骚。

  汉宣帝时,先零与罕、开、羌解仇,合党为寇。帝命赵充国行诛罕开,充国守便宜,不从,上书曰:“先零,羌虏,欲有背叛,故与罕开解仇,然其私心不能忘,恐汉兵至而罕开背之也。臣愚以为其计,常欲赴罕开之急,以坚其约。先击罕、羌,先零必助之,今虏马肥粮方饶,击之,恐不能伤害,适使先零得施德于罕羌也,坚其约,合其党,虏交坚党合,诛之用力数倍,臣恐国家忧累,由十数年,不二三岁而已。先诛先零,则罕开之属,不烦兵,服矣。”帝从之,果如策。

  魏太祖伐关中贼,每一部到,太祖辄喜。贼破之后,诸将问其故。太祖曰:“关中道远,若各依险阻片之,不一二年不可定也。皆来集,众虽多,莫能相服,军无适主,一举可灭,为攻羌易,我是以喜。”语曰:连鸡不俱栖,可离而解。曹公得之矣。比伐交者也。

  【译文】

  孙子说:“善于用兵打仗者善将威势施加于敌国,使其无法与他国结盟。”

  为什么这样说呢?

  从前楚国的莫敖要与贰国、轸国结盟,郧人却在蒲骚埋伏军队,将和随、绞、州、蓼几国联合起来讨伐楚军,莫敖非常担扰。斗廉说:“郧人在其城郊驻军,一定不会诫备,况且日日候望着随、绞等国军队的到来。您在城郊驻军,以抵御随、绞等国的军队。我率领精锐部队乘着黑夜攻打郧人,郧人有担扰之心就要依凭其城,因而不会有斗志。如果能打败郧人的军队,随、绞等国就会和郧离异。”莫敖听从了这个建议,于是在蒲骚打败了郧人的军队。

  汉宣帝时,先零部落与罕、开、羌解开了仇怨,联合起来为寇贼。宣帝命令赵充国先去讨伐罕、开,赵充国出于对国事的考虑,因而不听从,于是上书给宣帝:“先零,是羌的敌人,想背叛,所以和罕、开解开了仇怨,然而其内心却不能忘记,担心汉朝军队到来,罕、开背叛了它。我以为先零是这样打算的,它要为罕、开解急,使其约守更坚固。如果先攻击罕、羌,先零一定要来协助他们,现在敌人正处在马肥粮足之时,攻击它,恐怕也不能给罕、羌以致命打击,反倒使先零有机会施德惠给罕、羌,使其盟约更牢固,团结更紧密,这样一来,要想打败他们,就得花更多的力气。我担心国家因此出现困难,会长达十数年,而不是二三年。如果先讨伐先零,那么罕、开等不用发兵,也会顺服。”宣帝听从了赵充国的建议,果然不出所料。

  魏太祖曹操讨代关中贼寇,每当一个地方的贼寇出来,太祖就非常高兴。

  贼寇被消灭之后,各路将领问太祖高兴的原因,太祖说:“关中道路遥远,如果贼寇据守险要地形抵抗,要讨伐它,不用一二年时间是不能平定的。现在他们自动聚集前来,人虽多,但彼此不服气,使各部没有统一的指挥,这样就可以一举消灭,比攻打羌人容易得多,我因此高兴。”谚语说:如果用绳子绑在一起的鸡不能一起上架栖息,那就可以分开它们,逐个瓦解。曹操是深得比中道理的。这就是所谓的“伐交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