势略五三




  要战胜敌人,不仅要有强大的军事实力,还要善于造成威猛难当、气盖山河的态势。勇敢与怯弱,彼此依存,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转化的。“势”

  强者,“怯”可以化为“勇”,少能胜多、弱能胜强;“势”弱者,“勇”

  可以变成“怯”,虽有百万之众,也脆弱异常,不堪一击。

  【经文】

  孙子曰:“勇怯,势也;强弱,形也。”又曰:“水之弱,至于漂石者,势也。”何以明之?

  昔曹公征张鲁,定汉中,刘晔说曰:“明公以步卒五千讨诛董卓,北破袁绍,南征刘表。九州百郡,十并其八,威震天下,势慑海外。今举汉中,蜀人望风,破胆失守,推此而前,蜀可传檄而定也。刘备,人杰也,有智而迟,得蜀日浅,蜀人未附。今破汉中,蜀人震恐,其势自倾。以公之神明,因其倾而压之,无不克也。若小缓之,诸葛亮明于理而为相,关羽、张飞勇冠三军而为将,蜀人既定,据险守要,则不可犯也。今不取,必为后忧。”

  曹公不从。居七日,蜀降者说:“蜀中一日数十惊。”备斩之而不能禁也。

  曹公延问晔曰:“今尚可击否?”晔曰:“今已小定,未可击也。”

  又,太祖征吕布,至下邳。布败,固守城,攻不拔,太祖欲还,荀攸曰:

  “吕布,勇而无谋。今三军皆北,其锐气衰。三军以将为主,主衰则军无奋意。夫陈宫有智而迟,今及布气之未复,宫谋之未定,进急攻之,布可拔也。”

  乃引沂泗灌城,城溃,生擒布。以此观之,当是时,虽诸葛之智,陈宫之谋,吕布之勇,关张之劲,无所用矣。此谓“勇怯,势也。强弱,形也。”

  故兵有三势[夫兵有三势:一日气势,二日地势,三日因势。若将勇轻故,士卒乐战,三军之众,志励青云,气等飘风,声如雷霆,此所谓气势也。若关山狭路,大阜深涧,龙蛇蟠磴,羊肠狗门,一夫守险,千人不过,此所谓地势也。若因故怠慢,劳役饥渴,风波惊扰,将吏纵横,前营未舍,后营夹涉,所谓因势者也],善战者,恒求之于势。势之来也,食其缓颊,下齐七十余城;谢石渡淝,摧秦百万之众。势之去也,项羽有拔山力,空泣虞姬;田横有负海之强,终然刎颈。

  故曰:战胜之威,人百其倍;败兵之卒,没世不复[永挫折也。言人气伤,虽有百万之众,无益于用也]。故“水之弱,至于漂石”,此势略之要也。

  【译文】

  孙子说:“勇怯,是‘形势’造成的,强弱,是由军事实力决定的。”

  又说:“水性是非常柔弱的,却能把冲走石块,这是由于水势强大的缘故。”

  为什么这样说呢?

  从前曹操征伐张鲁,平定汉中,刘晔曾建议说:“您以五千名步兵讨伐董卓,向北攻破袁绍,向南征服刘表。天下的州郡,十有八九被兼并,因而威震天下,声扬海外。现在占领汉中,蜀人望风丧胆,城池失守,照这样向前推进,蜀地用一纸檄文就能平定。刘备,是人中之杰,虽有智慧却是后来的,得到蜀地的时间短,蜀人尚未依附他。现在攻破汉中,蜀人得知后非常震恐,形势对刘备非常不利。以您的神明,如果乘着形势对刘备不加紧攻伐,没有不胜的。如果稍一松懈,有明察事理的诸葛亮为相,有勇冠三军的关羽、张飞为将,蜀人一旦安定了,据守险要,那就不能轻易侵犯了。今日不攻取,一定会成为后患的。”曹操不听从。过了七天,投降魏的蜀人不断劝说刘备:

  “大势己去,蜀中人惧怕曹操,一日内惊恐数十次。”刘备连续斩杀劝降者,却不能禁止。这时,曹操叫来刘晔说:“现在是否还用进攻?”刘晔说:“现在蜀地已初步平定,不用进攻了。”

  曹操征伐吕布,到了下邳。吕布失败坚守下邳城不出。因为不能取胜,曹操准备回返,荀攸说:“吕布,有勇而无谋。现在他的各路军队都失败了,他的锐气大衰。三军以将领为主帅,主帅锐气衰减,他的军队必然失去了战斗力。吕布的谋士陈宫虽有智慧却是后来的,现在乘着吕布的元气尚未恢复,陈宫的计谋尚未商定,只要连续进攻,吕布可以除掉。”曹操听了荀攸的建议,引来沂水、泗水灌下邳城,城被大水冲得崩溃了,活捉了吕布。由此来看,在那样的时候,就是有诸葛亮的智慧,陈宫的谋略,吕布的骁勇,关羽、张飞的劲健,也是没有用的。这就是所谓“勇怯,势也;强弱,形也。”

  所以说,用兵打仗有“三势”[“三势”,一是“气势”,二是“地势”,三是“因势”。将领勇猛轻蔑敌人,士卒奋力向前,三军上下,壮志激荡云天,豪气如同飘风,声音如同雷霆,这就是所说的“气势”。关山苍茫,长路狭险,峰高涧深,如龙蛇一样弯曲,如羊肠一样狭窄的山路,还有狗洞一样的山门,一人据险把守,千人难以通过,这就是所说的“地势”。要善于利用机会,因势进攻,如敌人疲倦迟缓,劳顿饥渴,被风波侵扰惊吓,将吏横暴,为所欲为,前面军队尚未扎营,后面的军队仍在涉水渡河,这就是所说的“因势”]。善于用兵打仗的人,最会捕抓有利于我的形势。形势到来,郦食其劝说齐王田广,攻克了齐国七十余座城;谢安淝水一战,打垮了前秦百万大军。如果大势已去,项羽纵有拔山之力,只能与虞姬相对而哭泣;田横有背负大海的壮志,最终还是被迫自杀。

  所以说,有胜利带来的威势,斗志会增加百倍。而败军的士卒,再难振奋[指长久遭受挫折,元气已伤,即使有百万大军,也毫无用处]。所以说,水性至柔至弱,却能冲走石块,这就是“势略”的要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