料敌五二




  孙子说:“兵者,诡道也。”因而在采取具体的军事行动前,做出准确、明白的判断就显得格外重要了。“料敌如神”,从来就是对良将的赞美。

  【经文】

  夫两国治戎,交和而舍,不以冥冥决事,必先探于敌情。故孙子曰:“胜兵先胜而后战。”又曰:“策之而知得失之计,候之而知动静之理。”因形而作,胜于众,用兵之要也。

  若欲先知敌将,当令贱而勇者,将轻锐以尝之。观敌之来,一起一坐,其政以理。其追北,佯为不及;其见利,佯为不知。如此者,将必有智,勿与轻敌。[凡敌上气黄白润泽者,将有威德。或军上气发,渐渐如云,变作山形,将有深谋。或敌上气外黑中赤在前者,将精悍,皆不可击。凡气上与天连,军中将贤良。凡气如龙如虎在杀中,或如火烟之形,或如火光之状,或如山林,或如尘埃,头大而卑,或气紫黑,如门上楼,或如白粉沸,皆猛将之气也]。若其众哗旗乱,其卒自止自行,其兵或纵或横。其追北,恐不及;见利,恐不得。如此者,将必无谋,虽众可获〔凡敌上气清而疏散者,将怯弱。前大而后小,将性不明也〕。

  故曰:敌近而静者,恃其险也;敌远而挑人者,欲人之进也;众树动者,来也众;草多障者,疑也[稠草中多障蔽者,必逃去恐吾追及,多作障蔽,使我疑其间有伏兵也];鸟起者,伏也[凡军上气浑浑圆长,赤气在其中,或有气如赤杆在黑云中,皆主有伏兵。或两军相当,有赤气在军前后左右者,有伏兵,随气所在防之。或有云绞绞绵绵,此以车骑为伏兵。或云如布席之状,此以步卒为伏兵。或有云如山岳在外,为伏兵,不可不察也];禽骇者,覆也;尘卑而广者,徒来也;散而条远者,薪来也;少而往来者,营军也[少,尘少也]。

  辞卑而益备者,进也[敌增备也];辞强而进驱者,退也。无约而请和者,谋也;半进半退者,诱也;杖而立者,饥也;汲而先饮者,渴也;见利不进者,劳也;乌集者,虚也;夜呼者,恐也;军扰者,将不重也;旗动者,乱也;吏怒者,倦也;粟马食肉,军无悬簟,不及其舍者,穷寇也;淳淳翕翕,徐与人言者,失其众也[此将失其众之意也];俗赏者,害也;数罚者,困也;数顾者,失其群也;来委谢者,欲休息也。兵怒而相近,久而不合,又不相去,必谨察之。

  敌来新到,行阵未定,可击也;阵虽定,人马未食,可击也;涉长道,后行未息,可击也;行坂涉险,半隐半出,可击也;涉水半渡,可击也;险道狭路,可击也;旌旗乱动,可击也;阵数移动,可击也;人马数顾,可击也。凡见此者,击之而勿疑。

  然兵者,诡道也。能而示之不能,用而示之不用。故匈奴示弱,汉祖有平城之围;石勒藏锋,王浚有幽州之陷。即其效也,可不慎哉!

  【译文】

  两国发生了战争,双方军队营垒相对峙,此时形势不明,不能随意做出判断,一定要先探清敌人的情况。所以孙子说:“取胜之兵,首先是在刺探军情方面取胜,而后才在战场与敌人交锋。”又说:“认真分析判断,以求明了敌人作战计划的优劣长短;仔细观察,以求了解敌人活动的规律。”根据敌情变化灵活运用战法,可以少胜多,这是用兵打仗的要旨。

  如果要先了解敌方将领的情况,最好是让军中贫贱又勇敢的人,带领着轻便精锐的人马去观察敌情。观察敌军初来,如果一起一坐,治理得有条有理;如果敌军追逐败退者,假装赶不上;看见财利,假装不知道——这样的部队,它的将领一定非常精明,不可以轻视[凡敌阵上空云气黄白润泽,其将有威德。或者敌军上空有气升发,渐渐形成云状,变化成山形,其将有深远的谋略。或者敌军上空的云气,外面黑中间赤红,游荡在前,其将精悍,上述情况,都不能攻击。凡云气上和青天相连,军中的将领必定贤良。凡云气如龙如虎,如拼杀状,或呈火烟之形,或如火光之状,或如山林,或如尘埃,前头大而低,或云气紫黑如门楼,或如白粉沸腾,这都是猛将之气]。如敌军喧哗,旌旗散乱,士卒行动随便,纵横坐卧,在追击败军时,惟恐赶不上,看见财利,惟恐得不到。这样的军队,它的将领一定属于无谋之辈,即使其军人数众多,与之交战,也是可以取胜的[凡敌军上空云气清淡、松散,其将多怯弱。云气前大而后小,其将领的品性不明了]。

  所以说,敌军近前却很安静,是有险峻的地形可依凭;敌军远道而来向我挑战,是企图引诱我军前行;树丛摇动得面积大,敌军来的多;草丛中多处设置障碍,是用来疑惑我军的[稠密的草丛中多处设置障碍,一定是敌军在逃离时担心我军追击,故作障碍,以使我军怀疑草丛中有伏兵];有鸟惊起,则有埋伏[凡是军队上空云气混浊,呈圆长形,赤气含在其中,或黑云中有赤色云气如木杆一样挺立,都是有伏兵的表示。或两军相对,有赤色云气在军阵前后左右游荡,有伏兵,要随云气的所在之处设防。或有云气交扭绵延,这是以车骑为伏兵的表示。或云气如卷席,这是以步卒为伏兵的表示。或有云气如山岳在外,也有伏兵,不能不察〕;禽鸟惊骇,是敌军大举来袭;尘土低而广的,是敌军步步来袭;尘士分散成条状,而且前后远连,这是敌军在运送粮草;尘土少却往来飘荡,是敌军在安营扎寨。

  使者言辞谦卑却加紧战备,是要进攻[敌人要增加装备];言辞强硬而又做出进攻的样子,是要撤退;敌军没有事先约定就来求和,必有计谋;敌军呈半进半退之势,是引诱我向前;敌军持手中武器站立,是饥饿之旅;敌军找水争饮,是饥渴之旅;见到财利却不向前,是因为过度劳困;敌营有乌雀集聚,说明营中己空;敌人夜间有惊呼声,说明敌军心中恐惧;军营骚动,是将领没有威严;旌旗摇动,是敌军中起了混乱;军吏时常发怒,是过度疲倦之症候;敌人用粮食喂马,杀牲口吃肉,收拾起炊具不再返回营地,是准备决一死战的表示;敌军将领低声下气和士兵说话,是其将领不得人心的表现;再三奖赏士卒的,说明敌将已没有其他办法;再三重罚下属的,是敌军已陷于困境;再三环顾,是丢失了队伍;敌军借故派使者来谈判,言词委婉的,是想休兵息战。敌军盛怒前来,却久不接战,又不离去,必须谨慎观察其意图。

  凡是以下情况,均可以毫不迟疑地攻击敌军:

  敌军刚刚来到,行阵还未来得及布列;行阵虽已布列,但人马还未来得及进食;长途跋涉,后到的部队还未休息;行进于岗坡险阻之地;处在半隐半显状态;半部渡水;正在险狭之路上行进;旌旗乱动;敌阵频繁移动;敌军人马再三返顾。

  然而,用兵打仗,是一种诡诈的行为。能攻却要显出不攻的样子,要打却要显出不打的样子。匈奴故意示弱,汉高祖不了解真情,被围困在了平城;石勒故意藏起锋芒,王浚不知道实况,被攻陷在了幽州。这都是前年之鉴,不谨慎行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