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间五十




  间谍的出现,是军事发展史上的重要事件。间谍的使用,使战争不再是简单的军事对抗,而成为双方智力的较量。使用间谍,必须机智果敢,精心细致,以防止被敌人欺骗和利用。孙子认为:“非圣智不能用间,非仁义不能使间,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宝。”实在是中的之言。

  【经文】

  《周礼》曰:“《巡国传》:‘谍者,反间也。’”吕望云:“间,构飞言,聚为一卒。”是知用间之道,非一日也。[凡有白气群行,徘徊结阵来者,为他国人来欲图,人不可应,视其所往,随而击之,可得也。或有黑气临我军上,如车轮行,敌人深入,谋乱吾国臣。或有黑气游行,中含五色临我军上,敌必谋合诸侯而伐我国,诸侯反谋军,军自败。或有黑气如幢,出于营中,上黑下黄,敌欲来求战。无诚实,言信相反,九日内必觉,备之,吉。或日月阴沉无光,不雨,或十日昼夜不见日月,名曰“蒙”,臣谋主。

  故曰:久阴不雨,臣谋主也。]

  故间有五间:有因间,有内间,有反间,有生间,有死间。五间俱起,莫知其道。因间者,因其乡人而用之者也[ 言敌乡邑之人,知敌表里虚实, 可使伺候听察,通辞致言。故曰:因之用,赏禄为先也]。内间者,固其官人而用之者也[因其在官失职者,若刑诛之子孙与受罚之家也。因其有隙,就而用之]。反间者,因敌间而用之者也[曹公曰:“敌使间来视我,我知之。因厚赂重许,反使为我间,故曰反间。”萧世诚曰:“敌使人来候我,我佯不知而示以虚事,前却期会,使归相语,故曰反间也]。生间者,反报者也[择己有贤才智谋,能自开通于敌之亲贵,察其动静,知其事计所为,已知其实,还报,故曰生间也]。死者间,为诳事于外,令吾间知之,而传于敌间者也。

  [作诈诳之事于外,佯漏泄之。使吾间知之。吾间至敌中,为敌所得,必以诳事输敌,敌从而备之,吾所行不然也,间则死矣。又,一云敌间来,在营间,我诳事而持归,然皆非吾所图也。二间皆不知幽隐,故曰死间。萧士诚云:“所获敌人及己军士有重罪系者,故为免,相敕勿泄,佯不秘密,令拘者窃闻之。因缓之,使亡,亡必归故,以所闻告之,敌必信焉,往必不间。

  故曰死间者也。]

  昔汉西域都护班超,初为将军长史,悉发诸国步骑二万五千击莎车,莎车求救龟兹。龟兹王遣左将军发温宿、姑墨、尉头合五万人助之。超召部曲及于阗疏勒王议曰:“兵少不敌,计莫如各解散去。于阗王从此东,长史亦从此西归。夜半闻鼓声使发。”众皆以为然。乃阴缓擒得生口,生口归,以超言告龟兹。龟兹闻之喜,使左将军将万骑于西界遮超,温宿王将八千骑干东界遮于阗王。人定后,超密令诸司马,勒兵励士。至鸡鸣,驰赴莎车军营掩覆之,胡皆惊走,斩首五千级,莎车遂降。

  又,耿弇讨张步,步闻之,乃寿其大将费邑军历下,又分兵屯,祝阿别于太山钟城,列营数十以待弇[昔刘备东下与孙权交织,魏文帝闻刘备树栅连营七百余里,谓群臣曰:“备不晓兵权,岂有七百里营可以拒敌者乎?包原隰险阻而为军者,为敌所擒,此兵忌也。”后七日,权破备。书到今址步列营数十,缓急不能相救。又,一军溃,则众心难固。此黥布所以走荆王也。

  步非计也,败其宜也]。弇渡河,先击祝阿,拔之,故开围一角,令其众得奔钟城。钟城人闻祝阿已溃,大惧,遂空壁亡去[孙子曰:“三军可夺气,将军可夺心。”耿弇开祝阿之围,令其状奔钟城,以震怖之,亦夺气、夺心计也。

  妙矣夫] 。费邑分遣其弟敢守巨里,弇进兵,先胁巨里,多伐树木,扬言以填塞坑堑。数日有降者,言邑闻弇欲攻巨里,谋来救之。弇乃严令军中趣治攻具,后三日当悉攻巨里。阴缓生口,令得亡归,归者以弇期告邑。邑至日果自将来救之,弇喜谓诸将曰:“吾所修攻具者,欲诱致邑耳。今来,适我所求也。”即分三千人守巨里,自引精兵止岗坂,乘高合战,大破之,临阵斩邑[或问孙子曰:“敌状而整将来,待之若何?”曰:“先夺其所爱,则听矣。”又曰:“善战者,致人而不致于人。”弇杨言攻巨里也,亦夺其所爱,令自致之计也]。此用因间之势也。

  晋时,益州牧罗尚遣隗伯攻李雄于郫城,迭有胜负。雄乃募武都人朴泰,鞭之见血,使谲罗尚,欲为内应,以火为期。尚信之,悉出精兵,遣隗伯等率领从泰。李雄先使李骧于道设伏,泰以长梯倚城而举火,伯军见火起,皆争缘梯。泰又以绳汲上尚军百余人,皆斩之。雄因放兵,内外击之,大破尚军。此用内间之势也。

  郑武公欲伐胡,先以子妻胡。因问群臣曰:“我欲用兵,谁可伐者?”

  大夫关期思曰:“胡可伐。”武公怒而戮之曰:“胡,兄弟之国,子言伐之,何也?”胡君闻之,以郑为亲已而不备郑。郑袭胡,取之[汉使郦生说齐王田广,广罢兵,与郦生纵酒。汉将韩信因齐无备,袭齐,破之。田广烹郦生,郦生偶成韩信死间。唐李靖伐匈奴,以唐俭先和亲,而已以兵乘其不备,破之。此李靖以唐俭为死间也。]此用死间之势也。

  陈平以金纵反间于楚军,间范增,楚王疑之。此用反间者也。[事具《霸纪》]故知三军之亲,莫亲于间,赏莫厚于间,事莫密于间。非圣智莫能用间,非密微莫能得间之宝。此三军之要,唯贤哲之所留意也。

  【译文】

  《周礼》说:“《巡国传》称:‘所谓谍,就是反间。’”吕望说:“间,就是制造散布流言飞语,这些人可以组成一支独立的队伍。”由此可知,使用间谍,由来己久。

  [凡有白气群行,徘徊凝结如兵阵而来,是敌军有奸人前来有所图谋的征兆,先不要与来人对面,而要盯住他,看他到什么地方,随后袭击他,逮捕他。或者有黑气降临我军上空,如车轮行进,这是敌人深入,企图乱我国臣的征兆。或者有黑气游动,内含五色,降临我军上空,一定是敌人图谋联合诸侯征伐我国的征兆,如果诸候起来反对谋乱之军,敌军自然会失败。或者有黑气如旗帜,从军营中飘出,上面呈黑色,下面呈黄色,是敌人要来求战的征兆。但敌人却无诚信,言行相反,在九天里会被察觉。如能及时防备,就吉利。或者日月阴沉无光,又不下雨,或者十天内昼不见日、夜不见月,这叫作“蒙”,是臣下图谋主上的征兆。所以说:久阴不雨,预兆着臣下要图谋主上。]

  所用间谍有五种:有“因间”,有“内间”,有“反间”,有“生间”,有“死间”。五种间谍都使用起来,就能使敌人摸不着头脑而无所适从。所谓“因间”,是指利用敌国乡里人做间谍[是说敌国乡里的人,了解敌人的实情,可以让他伺机探听观察,传递消息。所以说,使用敌国乡里的人做间谍,要先给予赏禄]。所谓“内间”,是指收买敌国的官吏做间谍[利用那些失掉官位的人,象受刑人的子孙与受处罚的家庭。借他们和所在国的不和利用他们]。所谓“反间”,是指利用或收买敌方派来的间谍为我效力[曹操说:敌方派来间谍窥探我方,我方已知晓,利用重金重诺,诱使敌方间谍为我方所用,所以称“反间”。萧世诚说:敌方派间谍来刺探我方军情,我方假装不知道,故意向他提供虚假情况、早已过时的约会,让他回去告诉主人。因此称“反间”]。所谓“生间”,是指派往敌方侦察后,能活着回来报告敌情的人[选择那些贤才、智谋之士,他们能打通敌方的亲信显贵,以此来侦察敌方的动静,了解敌方的军事谋略、所作所为。已经探清了敌方的动向,活着回来报告,所以称作“生间”]。所谓“死间”,是指故意散布虚假情况,让我方间谍知道而传给敌方的间谍,敌人上当后往往将其处死。

  [ 制造虚假情况,故意泄漏,让我方的间谍知道。我方的间谍到了敌方, 被敌人俘虏,往往会将他了解的情况告诉敌人,敌人据此防备。但我方的实际行动却不是这样,那么我方的间谍就会被处死。又一种情况是敌方的间谍来,在军营中,我方故意制造假象让他回去报告,结果却不是我方真实的军事情报。以上两种间谍都不了解事实的真相,所以称作“死间”。萧世诚说:

  将俘获的敌人及我方犯有重罪的军士拘留他们,有意让他们听到什么秘密后,又郑重其事地叮咛他们万勿泄露,然后释放他们,让他们逃跑。他们跑到敌方,把自己听到的告诉敌人,敌人一定会相信,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,敌人明白之后,就要处死他们。所以称“死间”。]

  当年汉朝西域都护班超,刚刚任将军长史,将手下的步兵、骑兵二万五千人都派出去攻打莎车国,莎车向龟兹求救。龟兹王派遣左将军把温宿王、姑墨王、尉头王共五万人联合起来帮助莎车。班超召集所属部队及于阗疏勒王商议说:“我军兵少不能与敌人对抗,不如先让各部解散。于阗王从这里向东,我从这里西归。半夜里听到鼓声出发。”大家都同意这一意见。班超暗中释放了捉来的俘虏。俘虏回去后把班超的话告诉了龟兹王。龟兹王听后大喜,派左将军带领一万名骑兵在西面伏击班超,温宿王率领八千名骑兵在东面伏击于阗王。夜深人静后,班超却秘密命令各部激励士兵,准备行动。

  到了鸡鸣时,一齐奔赴莎军军营,来势迅猛,胡兵惊慌奔逃。班超的军队斩杀了五千多敌人。于是莎车被迫投降。

  同样的例子还有,耿弇讨伐张步,张步听说之后,使派遣大将费邑住扎在历下,又分兵屯守,祝阿另在太山钟城,布列了几十个兵营等待耿弇[当初刘备东下和孙权交战,魏文帝曹丕听说刘备连营七百里,对自己的大臣说:

  “刘备不懂得兵法,哪有军营连成七百里来对抗敌人的?不管地势高低险阻,统统包裹起来安营扎塞,要为敌人所擒,这是用兵之大忌。”七天之后,刘备果然被孙权击败。张步也是这样,而列军营几十个,有了紧急情况之后不能援救。再说,一军崩溃,众心就难以稳固,这是黥布所以打败荆王的原因。张步不懂得兵法,他的失败是自然的]。耿渡过黄河,先围攻、打败了祝阿,然后故意网开一面,让被围困的祝阿的士兵能奔逃到钟城。钟城的守军听说祝阿已经溃败,非常惊恐,于是集体逃亡[孙子说:“三军可以挫伤其士气,将军可以动摇其决心。”耿故意对祝阿网开一面,让祝阿的士兵奔逃到钟城,以此来恐吓钟城的守军,这里用的也是“夺气”、“夺心”的计谋。

  实在是高妙]。费邑派遣自己的弟弟费敢把守巨里,耿进兵,首先威胁巨里,并大量砍伐树木,扬言要填塞坑堑、铺平道路,进攻巨里。不多时,有来投降的人,说费邑听说耿要进攻巨里,正打算前来救助。耿于是严令军队赶快准备进攻用的器械,说三天后部队都要去进攻巨里。耿同时又把投降者释放,让他回去。投降者回去后便将耿进攻巨里的日期告诉了费邑。到了这天,费邑果然亲自带领着部队来救助巨里。耿弇高兴地对自己的将领说:“我之所以要让你们准备攻城的器械,正是引诱费邑来巨里的。现在他来了,我求之不得的。”随即分兵三千人把守巨里,自己却领着精锐部队驻扎在高岗、山坡,借高峻的地势和费邑交占,使费邑大败,在阵前斩了费邑[有人问孙子:

  “面对众多又阵势严整的敌军,该怎么办呢?”孙子说:“先夺敌人的要害处,敌人自然就由我指挥了。”又说:“善于作战的,是诱引敌人来就我,而不是被人诱引。”耿弇扬言要进攻巨里,也是夺其所爱,是诱引费邑前来的计谋]。这是使用“因间”所产生的作用。

  晋时,益州牧罗尚派遣隗伯在郫城攻打李雄,彼此都有胜负。李雄于是招募武都人朴泰,用鞭子抽得朴泰鲜血淋漓,然后让他投奔罗尚,诡称在罗尚进攻时做内应,以举火为信号。罗尚相信了朴泰,调动全部精兵让隗伯等率领跟随朴泰。李雄先派李骧在道路上埋伏,朴泰登上长梯靠着城墙,举起火把,隗伯的军队看见火把,都争着攀梯而上。朴泰又用绳子吊上来百余名罗尚的士兵,都杀掉了。李雄乘机从城内放出兵,内外夹击,使罗尚惨遭失败。这是使用“内间”所产生的作用。

  郑武公准备攻伐胡人,先把女儿嫁给胡人首领,然后询问大臣:“我准备发动战争,谁是可以讨伐的对象?”大夫关期思说:“胡人可讨伐。”郑武公大怒,说:“胡,是兄弟之国,你却说可以讨伐,是何用意?”于是杀掉了关期思。胡人听说后,认为郑国和自己非常友好,因此不去防备郑国。

  郑国乘机袭击胡,夺取了胡的地域[汉朝派郦生去劝说齐王田广罢兵,田广依从了,并与郦生开怀饮酒。汉将韩信趁其没有防备,突袭齐,攻破了齐城。

  田广大怒,烹煮了郦生。郦生因偶然的原因成了韩信的“死间”。唐朝李靖讨伐匈奴,派唐俭先去和匈奴和亲,而李靖乘匈奴没有防备,大败匈奴。这是李靖将唐俭做了“死间”]。这是使用“死间”所产生的作用。

  陈平用重金在楚军中大行“反间”计,离间范增,楚王因此怀疑他,范增愤然而去。这是使用“反间”计。

  所以军队中的亲信,没有比间谍再亲信的了,奖赏没有比间谍更优厚的了,事情没有比间谍更机密的了。不是才智过人的将帅不能使用间谍,不是用心精细、手段巧妙的将帅不能悟得间谍的宝贵。这是三军的要害所在,是贤德圣哲所格外留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