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火四九




  孙子说:“以火佐攻者明,以水佐攻者强。”中国古代军事家较早认识到了水、火在军事进攻中的重要作用。采用水攻、火攻要因地、因时,要注意把握自然环境,特别是注意把握气候条件。

  【经文】

  《经》曰:“以水佐攻者强,以水佐攻者明。”是知水火者,兵之助也。

  故火攻有五:一曰火人[敌傍近草,因风烧之],二曰火积[烧其积蓄],三曰火辎[烧其缁重],四曰火库[当使间人,之敌营,烧其兵库],五曰火燧[燧,堕也,以火堕敌人营中也。火头之法,以铁盈火,著箭头强弩,射敌之营中,烧绝粮道也]。

  行火必有因[因奸人也],烟火素具。发火有时,起火有日。时者,天之燥也;日者,宿在箕、壁、盈、轸也,凡此四宿者,风起之日。

  [肖世诚云:“春丙丁、夏戊已、秋壬癸,冬甲乙,此日有疾风猛雨也。

  居勘太乙之中,有飞鸟十精,如风雨期,五子元运式,各候其时,可用火。”

  故曰:以火佐攻者明。何以言之?昔杨■与桂阳贼相会,■以皮作大排囊,以石灰内囊中置车上,作火燧,系马尾,因从上风鼓囊吹灰,群贼迷目,因烧马尾奔突贼阵,众贼奔溃,此用火之势也。殷浩北伐,长史江迫取数百鸡,以长绳连之,脚皆系火。一时驱放,群鸡飞散羌营,营皆燃,因击之,姚襄退走,此用火之势。李陵在大泽草中,虏从上风纵火,陵从下风缓火,以此火解火势也。吾闻敌烧门,恐火灭门开,当更积薪助火,使火势不灭,亦解火之法也]。

  太公曰:“强弩长,兵所以逾水战。”孙子曰:“水可以绝,谓灌城也。”

  又曰:“绝水,必远水[引敌使渡]。客绝水而来,勿迎之于水内,令敌半渡而击之,利。欲战,无附于水而迎客也,谓处水上之军。”故曰:以水佐攻者强。

  何以言之?昔韩信定临淄、走齐王田广,楚使龙且来救齐。齐王广、龙且并军与信合战[人或说龙且曰:“汉兵远关寇战,其锋不可当,齐楚自居其地战,兵易败散。不如深壁,令齐王使其信臣,招所亡城,城闻其王在楚来救,必反汉。汉兵二千里客居,齐城皆反之,其势无所得食,可无织而降也。”

  龙且曰:“吾平生知韩信为人,易与耳。且夫不织而降之,吾何功?”遂战,败。吾闻古之所谓善战者,胜易,胜者败。故善者之胜也,无知名,无勇功。

  龙且不用客之计,欲求赫赫之功,昧矣]。夹潍水阵,韩信乃夜令人为万余囊,盛沙壅水上流,引军半渡,击龙且,佯不胜,还走。龙且果喜曰:“固知信怯也。”遂追信渡水,信使决壅囊,水大至。龙且军大半不得渡,即急击之,杀龙且。龙且水东军散走。此反半渡之势。

  [吾闻兵法:绝水必远水。令敌半渡而击之,利。韩信半渡,军佯入害地,令龙且击之,然后决壅水。此所谓:杂于利而务可伸,杂于害而患可解也,皆反兵而用兵法。微哉,微哉!]

  卢绾佐彭越攻,下梁地十余城。项羽闻之,谓其大司马曹咎曰:“谨守城皋,即汉挑战,慎勿与战。”汉果挑楚军,楚军不出,使人辱之[孙子曰:

  “廉洁,可辱也。”]大司马怒,渡汜水。卒半渡,汉击,大破之。此欲战无附于水势也。

  故知水火之变,可以制胜,其来久矣。秦人毒泾上流,晋军多死;荆王烧楚积聚,项氏以擒;曹公决泗于下邳,吕布就戮;黄盖火攻于赤壁,魏祖奔衂。此将之至任,盖军中尤急者矣,不可不察。

  【译文】

  《经》上说:“用水来辅助进攻,威势强大。用水来辅助进攻,效果显著。”因此说,水与火,是用兵强有力的辅助。

  火攻有五种:一是焚烧敌军人马[ 敌军处在深草之侧,借风焚烧他们],二是焚烧敌军的粮草积聚[ 焚烧敌军的储备],三是焚烧敌军的辎重,四是焚烧敌军的仓库[ 派遣密探,潜入敌营,焚烧其兵库],五是焚烧敌军的补给线[ 把火堕丧敌营中的方法是用铁器装满火,绑在箭头上,用强弓将其射入敌营中,烧绝敌军的粮草]。

  实施火攻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[如通过内应],发火器材必须平日里准备好。发火还要选择有利的时候,起火要选准有利的日期。所谓有利的时候,指的是天气干燥。所谓有利的日期,指月亮运行到“箕”、“壁”、“翼”、“轸”四个星宿的位置,凡是月亮运行到这四个星宿位置时,就是起风的日子。

  [肖世诚说:“春季的丙丁、夏季的戊已、秋季的壬癸,冬季的甲乙,这些日子一般都会有疾风骤雨。”所以说:用火来辅佐进攻,效果显著。

  为什么这样说呢?当年杨■与桂阳的叛贼相遇,杨■用皮革制成大风囊,把石灰放在里边,并把风囊放在车上。又制成火燧,系绾在马尾上,凭借着上风,鼓动风囊,吹出石灰,石灰迷了叛贼的眼睛后,再点燃系绾在马尾上的火燧,让马群向敌阵奔去,众叛贼因此奔跳溃散,这就是用火攻的威势。殷浩北伐时,长史江迫拿来数百只鸡,用长绳将鸡连绾起来,鸡脚上都系绑着火,同时把它们放出,群鸡飞散到了羌营之中,羌营到处燃烧,再借机攻击敌人,姚襄被击退逃走,这也是用火攻的威势。李陵率兵在大泽中,匈奴兵在上风头纵火,李陵则在下风头也燃起了火。这是以火解火的方法。

  我听说还有假如敌军用火焚烧城门时,如果担心火灭了敌军会把城门攻破,那就要在已有的火上添柴,加助火势,使火不灭,这也是消除火势的一种方法。]

  姜太公说:“弓弩强劲,是长武器,可以用于水战。”孙武说:“可以让河水绝堤,用来淹灌敌城。”又说:“横渡江河,要在离河流稍远的地方驻扎,这样可以有进退回旋的余地[ 也可以引诱敌军渡河]。如果敌军渡河来攻,不要在水中迎击,而要乘它部分已渡、部分未渡时予以攻击,这样比较有利。如果要与已渡河的敌军交战,那就不要靠近江河迎击它。这是水战的原则。”所以说,用水来辅助进攻,威势强大。

  为什么这样说呢?当年韩信平定临淄,齐王田广败走,楚派龙且前来营救。齐王田广、龙且把军队合在一起与韩信作战[有人劝说龙且:“汉军远离家乡入侵齐地,来势凶猛,难以抵挡。齐、楚在自己的地域上作战,士兵容易败散。不如深掘沟、高垒墙,防守敌人,然后让齐上派出自己的亲信,招抚被敌人占领的齐城。齐城的人听说齐王来救援,一定会反抗汉军。汉军从二千里外来此地,齐城的人都起来反抗汉军,汉军就不会得到一点粮食,到那时不用作战就能使汉军投降。”龙且说:“我了解韩信的为人,容易对付。

  况且不交战而使韩信投降,我有什么功劳可言?”于是开战,龙且大败。我听古人说,善于夺取胜利冻难,然而如果把胜利看得很容易就要失败。所以善战者,取得了胜利,既不求扬名,也不眩耀勇武功劳。龙且不用门客的计谋,想获赫赫战功,实在是糊涂啊!]龙且与韩信在潍水两岸列阵,韩信在夜里命令士兵制成万余条口袋,盛放上沙子堵在了潍水上游。让军队部分渡河,攻击龙且,佯装不能取胜,撤退逃跑。龙且果然高兴他说:“我早就知道韩信胆怯了。”丁是横渡潍水迫击韩信。韩信让人移开盛沙的口袋,一时间河水汹涌而来。龙且的军队大半不能上岸,韩信立刻出击,杀掉了龙且。龙且潍水东面的军队四散逃走。这正是反用“半渡之势”的生动战例。

  [我听兵法上说:横渡江河,要在离河流稍远的地方驻扎,以便有回旋的余地。让敌人渡河又未完全渡过的时候攻击它,这样有利。韩信的军队半渡河,佯装进入了灾害之地,诱引龙且攻击,然后把堵截的河水放开。这正是:

  在有利情况下考虑到不利的方面,事情就能顺利;在不利情况下考虑到有利的方面,祸就可以解除。这都是违反常规使用兵法,奇妙啊!]

  卢绾辅佐彭越进攻,拿下梁地十余座城。项羽听说后对大司马曹咎说:

  “小心地把守城皋,就是汉军来挑战,也千万不要和它交战。”汉军果然来挑战,楚军坚守不出。汉军便叫人羞辱曹咎[孙子说:廉洁之人,可用羞辱的方法激怒他],曹咎大怒,便率军渡汜水。士兵正在渡河,汉军发起攻击,楚军大败。这就是准备迎战时不要靠近河小的道理。

  所以了解水、火的变化,可以出奇制胜,由来已久了。秦人在泾水上流投毒,晋军多有死者;荆王焚烧楚的粮草,项氏所以被擒;曹操在下邳决开了泗水,吕布因此被杀;黄盖在赤壁采用火攻,曹操被迫逃窜。懂得利用水、火辅助作战,是将军的重要职责,懂得在作战中灵活巧妙地运用,尤其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