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形四八




  孙子说:“地形者,兵之助也。”善战者,必须善于利用地形者。做为将领,要了解地形,研究地形,制定在各种地形条件下的行动规则。这样,取胜就有了更坚实的保证,取胜的机会也会更多。

  【经文】

  孙子曰:“三曰地利。地利者,远近、险易、广狭、生死也。敌不知山林险阻、沮泽之形者,不能行军。不用向导,不能得地利。故用兵有散地、有轻地、有争地、有交地、有衢地、有重地、有汜地、有围地、有死地[九地之名]。诸侯自战其地,为散地[织其境内之地,士卒意不专,有自溃之心也。

  故《经》曰:“散地,吾将一其志也”]。入人之地而不深者,为轻地[入人之地未深,士卒意尚未专而轻走也。故《经》曰:“轻地,吾将使之属也”]。

  我得则利、彼得亦利者,为争地[可以少胜众、弱胜强,谓山水厄口、有险固之利,两敌所争。故《经》曰:“争地,吾将趣其后也”]。我可以往,彼可以来,为交地[道上相交错,平地上有数道往来。交通无可绝也,故《经》曰:

  “交地,吾将固有结也”]。诸侯之地三属[我与敌相对,而旁有他国也],先至而得天下之众者,为衢地[先至其地,可交结诸侯之众为助也。故《经》曰:

  “衢地,我将谨其守也”]。入人难返之地深,背城邑多者,为重地[远去己城郭,深入敌地,专心意,故谓之重地。故《经》曰:“重地,吾将继其食也”];行山林、险阻、沮泽,凡难行之道者,为汜地[汜,浸洳之地。故《经》曰:“汜地,我将进其途也];所由入者隘,所以归者迂,彼寡可以击吾众者,为围地[所欲从入厄险,欲归道远也,持久则粮乏,故敌可以少击吾众者。故《经》曰:“围地,吾将塞其阙也”]。疾战则存,不疾则亡者,为死地[前有高山,后有大水,进则不得,退复有碍,又粮乏绝,故为死地。在死地者,当及士卒尚饱,强志殊死,故可以俱死。故《经》曰:“死地,吾将示之以不活也”]。

  是故散地无战[士卒顾家,不可以战],轻地则无止[入敌地浅,士意尚未坚,不可以遇敌,自当坚其心也],争地则无攻[三道攻,当先主地利也,先得其地者,不可攻也],交地则无绝[相及属也。交地者,俱可进退,不以兵绝也],衢地则合交[佐诸侯也,当结交于诸侯],重地则掠[蓄粮食也,入深,士卒坚固,则可掠取财物],汜地则行[不可止也],围地则谋[击其谋也,则当权谋奇谲,可以免难],死地则战[殊死织也,未战先励之曰:“无虑愚戆,用军不明,乃随围厄之地,益士大夫之忧也,皆将之罪也。今日之事,在此一举。若不用力,身当膏野草,为虫兽食,妻子无所求索,克则身荣,赏禄在焉,可不勉哉]。”

  又有六地,有通、有挂、有支、有隘、有险、有远[六地名也]。我可以往,彼可以来,曰通[谓俱在平陵,往来通利也]。居通地,选处其高阳,利粮道,以战则利[宁致人,无致于人。己先处高地,分为屯守于归来之路,不使敌绝己粮道也]。可以往,难以反,曰挂[挂,相挂牵也]。挂形曰敌无备,出而胜之;敌有备,出而不胜,难以反,不利[敌无备而攻之,胜可也;有备不得胜之,则难还返也]。我出而不利,彼出而不利,曰支[支,久也。俱不便久相持也]。支形曰敌虽利我,我无出,引而去也,令敌半出而击之,利[利我也,佯背我去,无出。遂待其引而击之,可败也]。隘形曰我先居之,必盈之而待敌[ 盈,满也。以兵阵满厄形名,使敌不得进退];若敌先居之,盈而勿从也,不盈而从之[ 隘形者,两山之间通谷也。敌怒,势不饶我也。居之, 必前齐厄口,阵而守之以奇也。敌即先居此地齐口阵,勿从也。即半隘阵者,从而与敌共此利也]。险形曰我先居之,必居高阳以待敌[ 居高阳筑地,以待敌丧。敌人从其下阴来,击之,胜也];若敌先居,则引而去之,匆从也[地险,先不可至于人也]。夫远形,钩势,难以挑战,而不利[ 挑,近敌也。远形,去国远也。地钩等,无独便利,先挑之战,不利]。凡此六者,地之道也。

  皆将之至任,不可不察。故曰:深草蓊秽者,所以遁逃也;深谷阻险者,所以止御车骑也;隘塞山林者,所以少击众也[ 众少可以夜击敌也];沛泽杳冥者,所以匿其形也。

  丈五之沟,渐车之水[渐,浸也],山林石径,泾川丘阜[泾川,常流之川],草木所在,此步兵之地,车骑二不当一。丘陵漫衍相属[ 漫衍,犹联延也; 属,续也],平原广野,此车骑之地,步兵十不当一。平越相远[ 远,离也],仰高临下,此弓弩之地,短兵十不当一。两阵相近,平越浅草,可前可后,此长戟之地,剑盾三不当一。萑苇竹萧[萧,蒿也],草木蒙笼,林叶茂接,此矛铤之地,长戟二不当一。曲道相伏,险厄相薄,此剑盾之地。故曰:地形者,兵之助。又曰:用兵之道,地利为宝。赵奢趋山,秦师所以败。韩信背水,汉兵由其克胜。此用地利之略也。

  【译文】

  孙武说:“第三要看地利。所谓地利,是指路程的远近,地势的险易,地域的宽广和狭窄以及是否有利于攻守进退等。不知山林的险阻、沼泽的形势,不能行军。不用向导,不能获得地利。

  用兵有散地、轻地、争地、交地、衢地、重地、汜地、围地、死地之分。

  诸侯在自己的领地上与敌作战,这样的地区叫“散地”[在自己境内作战,士卒心意不专一,会生自我溃败之心。因此《经》上说:“在散地作战,要使士卒的心意专一”]。进入敌境不深的地区,叫“轻地”[进入敌人之境不深的地区,士卒的心意还没有专一,因而容易逃跑。《经》上说:“在轻地,我要使各部互相连接”]。我先占领对我有利,敌先占领对敌有利的地区,叫“争地”[ 在能以少胜多、以弱胜强的地域里,可以把守山水的隘口,据险固守,所以敌我双方都要争夺。《经》上说:“对于争地,要迅速赶在敌军前面占领它”]。我军可以去,敌军可以来的地区,叫“交地”[交地的道路相交错,平地上有数条路可以往来,交通便利。《经》上说:“对于交地,要固守其要道”]。敌我双方和其它诸侯国接壤的三角地区,先到就可以结交诸侯并取得援助的,叫“衢地”[先到者可以结交诸侯,得到它们的援助。《经》上说:“对于衢地,要小心谨慎地防守”]。深入道险难返的地区,背后又有许多城镇,这种地形叫“重地”[远离自己的城郭,深入敌境,士卒会心意专一地作战,所以称之为“重地”。《经》上说:“在重地,要不断地为士卒提供给养”]。山林、险阻、沼泽等道路难行的地区,叫“汜地”[《经》]

  上说:“到了汜地,要迅速穿过它”]。进入时的道路狭隘,退出时的道路迂远,敌人以少数兵力能击败我众多兵力的地区,叫“围地”[ 继续前进太险恶,返回归路又遥远,拖延久了会缺粮。所以敌军能以少胜多。《经》上说:

  “在围地,一定要堵塞隘口”]。迅速奋战则能生存,否则就会被消灭的地区,叫“死地”[前有高山,后有大水,前进不能,后退又有障碍,加上粮草缺乏,所以称之为“死地”。[ 在死地作战,趁士卒体力还好,要鼓舞士气,以便与敌人决一死战,可与敌人同归于尽。《经》上说:“在死地作战,要有必死的决心”]。

  由以上分析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:在“散地”不宜作战[因士卒顾恋家乡],在“轻地”不可停留[进入敌境不深,士气不高,不要轻易开战,首先要注意坚定士卒的斗志],遇“争地”不可强攻[ 进攻就要先得地利,如果敌人已先占领,就不要强攻] 。在“交地”则各部要互相连接,防止被敌人切断[在“交地”,敌我双方都可以进退,不能让各部失去联络],在“衡地”

  则应结交邻国[ 求得邻国的援助],在“重地”则应夺取物质,就地补给[蓄积粮食,深入敌境,士卒意志坚决,可夺取财物],在“汜地”就要迅速通过[不可停止],在“围地”就要巧设奇谋[攻击敌军要用奇谋,这样可以避免灾难],在“死地”就要迅猛奋战,死中求生[要决一死战,在战前先要这样激励士卒:“愚莽又缺乏考虑,用兵不明智,因此才进入到了这危险之地,加重了军官们的忧虑,这都是我做将领的过错。今日生死存亡,在此一举。若不用力作战,我们就会抛尸野外,为虫兽所食,家中的妻子儿女也因此失去依靠。战斗打胜了,不仅自身荣耀,赏奖俸禄均可得到。诸位一定要努力向前!”]。

  地理形势又可分六种:有“通”、“挂”、“支”、“隘”、“险”、“远”等。凡是我可以去,敌人可以来的,叫做“通”[指都处在平原、丘陵地带,交通便利]。处在“通”地,要抢先占据地势高而向阳的地方,并保持粮道畅通,这样与敌交战就有利[ 宁可引诱敌人来就我,而不要我去就敌人。

  既已占据高地,就要分兵把守在返回的道路,不要让敌切断我军的粮道]。凡是易进难返的地方叫“挂”,在“挂形”地区,敌军如无防备,就要出击战胜它;如果敌人有防备,我出击不能取胜,又难以撤回,这就于我不利]。凡是我出击不利,敌出击也不利的地方,叫作“支”[“支”,是持久的意思,敌我双方都不便长久相持的地方] 。在“支形”地区,敌人虽然以利诱我, 也不要出击,最好是带领部队假装离去,诱敌出动一半时,我突然发起进攻,这样有利[对我军有利。如果敌军佯装背我而去,不要出兵,要等敌军引兵离开时,再攻击它,就可以取胜]。在称作“隘形”的这种狭窄的山谷地带,我若先敌占据,就要用重兵堵塞隘口,等待敌人来攻[用重兵堵塞险要地形,使敌人不能进退]。如果敌军己先我占据隘口,并以重兵据守,那就不要进攻;如敌军没有重兵把守,就要迅速攻占。[“ 隘形”是指两山中间的通道。占据这一地形的敌军如果发怒,表示不会放过我军。占据了它,一定要陈兵谷口,以奇谋镇守。敌军如果占据了谷口列阵以待,就不要进攻。如果敌军只占领了一半,可以攻击,以便与敌军共享这一有利地形]。在“险形”地区,如我先敌占领,要占据地势高而向阳的地方待击敌人[占据高而向阳的地形待敌来攻,敌军如从下面的背阴处来,攻击它可以取胜]。如果敌人已先占领,那就主动撤退,不要进攻[险要地带,一定不能被敌人先控制]。在“远形”

  地区,双方势均力敌,不宜挑战,勉强作战,于我不利[“远形”,离本国较远。势均力敌,便没有便宜可占。先挑战,于我军不利]。以上是关于利用地形的原则,领会运用是将帅的重要一课,不可不认真研究。姜太公说,有让部队紧靠茂密的野草地段的,这是为了遁逃做准备;有占据溪水深谷险要处的,这是为了阻挡敌军的战车骑兵;有把队伍派往隘口要塞山林中的,这是为了以少击多[人数少可以乘夜色攻击敌军];有把队伍送到杂草丛生的湖泊河泽及幽暗处的,这是为了隐蔽自己的行动。

  有丈五宽的壕沟,浸漫战车的河水,山林,石径,有常流水的河川以及草木生长的地方,适合用步兵作战,在这类地段,一个步兵可敌二辆战车或骑兵。丘陵绵延相连,平原旷野,这是适于战车、骑兵作战的地方,在这种地方,十个步兵抵挡不了一个骑兵。居高临下,远离平原,适于弓弯手作战,在这种地方,十个使用短兵器的抵挡不了一个弓箭手。两军阵地接近,平原浅草处,可前攻可后撒的地方,适于使用长戟作战,在这种地方,一个使戟的可敌三个使剑盾的。芦苇竹蒿丛生,草木葱笼,林莽相接,森林茂盛之处,适于使用长矛作战,在这种地方,二个使长戟的抵挡不了一个使长矛的。到处是曲折的道路,险要的隘口,这是适于剑盾作战的地方。所以说,用兵的原则,最重要的是善于利用地形的辅助作用。当年秦兵围困赵国的阏与,赵奢去救援,先占据了北山,秦军后至,攻山不得,赵奢乘机反攻,大败秦军。

  韩信背水列阵,汉军前临大敌,后无退路,都拼死作战,结果战胜了赵军。

  这就是善于利用地形作战的典型例证。